諾燚

骸云【失忆梗】

十一 云雀恭弥在度过了两天平静的生活后开始想要找人比试身手,这几天已经足够让他能够控制好自己的这具身体。坐在靠窗的沙发上,腿上放着一本摊开的书,思绪却在不经意间发散着,说起来今天那个叫库洛姆的女孩子一直没出现呢,本来还想问些问题的,不过那个发型奇怪的家伙也好久没看见了…… 黑曜中学,经过当初一战的黑耀中学比以前更残破了,其中一间还算好的房间里传来吵闹的声音。“骸大人,身体恢复的还好吗?”库洛姆一脸担忧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六道骸,旁边的犬大吵着要把复仇者揍一顿,柿本千种则平淡的说着让犬更加暴躁的话:“你那样做只会给骸大人惹麻烦。” 无视旁边吵吵闹闹的两人,六道骸虽然脸色苍白,但是精神看上去还不错,对于库洛姆的问题,他只是微微笑了笑,“没什么太大问题,这两天恭弥那边怎么样?” “云守那边一切安好,骸大人您现在要过去吗?”女孩微笑的脸上浮现一抹担忧,或许是因为六道骸曾附身在她身上的缘故,库洛姆多少能够知道水牢对六道骸的身体造成了多大伤害,再如何强大,六道骸现在也不过是个未成年的少年罢了。 “再等等吧……”按捺住内心想去立刻找云雀恭弥的冲动,六道骸看着女孩脸上的担忧,明白自己身体还没恢复过来,现在去找云雀恭弥,可能只会把那群想要杀死他的家伙引过去,如果是平时但也不用太担心,然而……还是先恢复体力吧,不然没法应付呢。 “犬,千种。”平淡的语气叫了一下依旧在争论谁会惹麻烦的两人,立马安静下来,“骸大人!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去办吗?”犬一脸激动的看着骸,这段时间不惹事可真是为难他了。 “当然,我想犬也想活动活动了吧kufufu……”在听完六道骸的吩咐之后犬和千种消失在房间里,“库洛姆?” “啊……骸…骸大人?”女孩还沉浸在骸大人回来了有了主心骨的感觉,突然听到六道骸喊她被吓了一跳。“能帮我买份粥回来么?在水牢里待久了都快忘记食物的味道了。”骸感叹了一声。 “好的,骸大人,但是您一人……” “不用担心,我还没有弱到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重新躺床上闭着眼睛似乎在思索一些事情的六道骸用平淡的话语告诉这个为他着想的女孩他…即使尚不能发挥原来百分百的能力,但依旧不是可被人随意欺负的。 “是!”被安慰的女孩放下了内心的担忧转身离去,在女孩离开后不久,六道骸再次坐了起来。 “那边的阿尔克巴雷诺,可以出来了吧。” “Ciaos,骸。”小小的身影无声出现在六道骸面前,“恢复的很快嘛。”里包恩看着六道骸心里念叨了一声,果然不容小觑啊。 “kufufu~你来不是只为了打招呼的吧。”表面平静的聊着天,然而六道骸全身的神经早已绷紧,不能对任何人放松警惕,更何况面前的小婴儿还是总有着强大的力量。 “嘛,我只是来看看你恢复情况如何了,再说,对方快要解决事情了,那样的话,云之戒指争夺战又要开始了哦~”里包恩仿佛只是来讨论天气好坏,丝毫不在意他透露的消息是何等重要。 “你不担心吗?”六道骸避重就轻地跳过了自己身体恢复的问题,反问了里包恩一句。 “我只担心云雀再不恢复我就没有好戏看了。”抬手摸了摸嘴角的鬓发,顿了一下又道:“骸,别忘了你出水考的理由,时间不多可要抓紧。那么,我先走了,ciaow ciaow。” “只为了看戏么?”看向空无一人的窗户,六道骸逐渐放松了紧绷的神经,计划要抓紧了,不过这样才有意思啊,kufufu~ “里包恩,Xanxus那边准备开始云之战了怎么办啊啊!云雀学长还没恢复啊!要完了要完了!”沢田纲吉一脸绝望地对着自己的家庭教师哀嚎,然而在他对面的小婴儿只是淡定的端起茶喝了一口,“不用担心,阿纲,会有人去拦截他们的。你担心他们不如想想办法让云雀恭弥恢复,问题就可以从根本解决了。” “问题是这个失忆要怎么恢复啊!”啊,又是一轮新的哀嚎循环。

骸云同居三十题 1、相拥而眠

  对于云雀恭弥而言,遇到六道骸可能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意外。血与樱交织的那一幕永远烙印在心头,以至于每年三四月看到樱花盛开的场景总会让他回想起那一年的相遇。

  在外人看来也许云雀恭弥是极度厌恶雾属性,以及六道骸这三个字在云雀恭弥面前是禁忌。然而只有他多年的属下草壁哲矢可以证明,云雀恭弥其实有多么在意六道骸。十年的相伴,早已融入对方的生活。

  睡不着……云雀放弃了继续催眠自己入睡,睁开了双眼,一片清明。

  啊,这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呢,云雀恭弥躺在榻榻米上思考,在外人看来就是发呆。六道骸出去执行一个卧底任务,然而并非六道骸招惹到了我们的云守大人,只不过缺少了六道骸的陪伴,云雀恭弥似乎难得的失眠了。

  啧,等那混蛋回来要好好咬杀一顿!内心给六道骸下了死刑,但是这一切依旧不能安抚云雀此刻焦躁的内心,缺少了六道骸的陪伴总感觉少了什么,内心似乎被挖空了一块。

  十年来,两人并没有主动公开过什么,毕竟他们很相似,只要自己舒服就好了,其他人如何看待又不在自己的管辖范围。里包恩神秘的情报网早就知道他们在一起,沢田纲吉则是依靠他那彭格列的超直感,发现这一事实之后沢田纲吉可是被吓不轻,谁能想到在他们看来是见面就开杀的两人居然是同居的情侣!简直就是原子弹在心口爆炸了!

  虽然一开始沢田纲吉确实被吓不轻,不过过了一段时间也就那么慢慢接受了,后来出任务一般都是把两人放在一起,虽然总要经过狱寺不解的目光,以及怀疑自己被掉包之类的事,但是沢田纲吉不敢说啊!一位是想要夺取自己身体的雾守,另一位云守更是自己的学长,那上位者的压迫感更是随着年龄每年都在增加,不知情的人大概要以为彭格列的首领是云雀恭弥了吧。至于六道骸,每次开会能见上一面那都要感谢他肯给面子。

  这次的任务只是需要对方的情报,这个任务是最适合六道骸的,所以沢田纲吉只把这个任务给了六道骸。云雀恭弥清楚,这种事没什么好担心的,而造成他失眠的原因也并非是担心六道骸,能和自己相媲美的程度,要是连这种事都要担心那可是对自己对手和爱人的不尊重。造成云雀失眠的原因只是六道骸不在身边。每天晚上都被八爪鱼似得六道骸抱紧,闻着对方独特的味道睡着,这对于已经习惯这一切的云雀恭弥而言就有些难以忍受了,习惯一旦形成,想要突然改掉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披了一件外套之后,云雀恭弥坐在房外的走廊,看着空旷安静的庭院思绪却在不停的发散,当回过神才发现似乎多了什么,凝神后更容易发现那是平日里最熟悉的雾……

“六道骸。”平淡的叫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kufufufu~恭弥,这次时间有点长啊。”本不该出现的人却是凭空出现在庭院,那双异色瞳正看着自己。

  云雀恭弥知道对方指的是自己发现异常的反应有所下降,万幸不是敌人来袭。对此不置可否,云雀没有回应什么,只是注视对方。

  六道骸对此已经习以为常,边向着云雀恭弥走近,一边回复:“提前完成任务,以及……提前预定机票,kufu~先见之明。”

  真自恋啊……云雀看着熟悉的人内心默默评价了一句。

“睡不着吗?恭弥。”六道骸抱起云雀走进房间,“在外面容易感冒哦~”难得的顺从,只是因为太困了,“嗯。”云雀恭弥把头靠在六道骸的胸口,听着熟悉的跳动,感觉原本消失不见的睡意一下子涌来。

  六道骸抱着人钻回被窝,看着对方已经被睡意笼罩迷迷糊糊,俯身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我回来了。”

“嗯……欢迎回来……”

  果然这习惯是改不掉了,正好,我也不想改。

  终于回到这个被称为家的地方,六道骸抱着云雀恭弥安然入睡。

 

或许,对于互相陪伴十年的他们,相拥而眠更能安抚彼此的内心。


骸云【失忆梗】

十、


重温家教……似乎有细节问题

不管了,反正都是OOC



  等到迪诺带着手下罗马里欧和感冒来到沢田家,沢田纲吉才想起自己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师兄。

  “师兄,下午好,你怎么感冒了?哎呀,是不是很严重啊,要不要吃药啊?”沢田纲吉咋咋呼呼的性格还是没变。

   啊,被师弟关心真是温暖的感觉啊。看着沢田纲吉担忧的眼神,迪诺拍拍自己的胸脯保证,“放心吧,我没……阿嚏!”

   咿!果然生病了嘛!“师兄你先在厨房坐一下,我先让妈妈给你找啦。”转身离开的纲吉没有看到迪诺发自内心的微笑。

   “boss,你这样真的没事吗?”罗马里欧关切问道。

   “放心吧,事情毕竟是由我引起的,哎,现在可不是休息的时候啊,罗马里欧。”迪诺看着面前的水杯说道。

   “是,boss。”罗马里欧说完后看着面前的年轻首领,叹了口气,这可真是无奈的一件事,谁让这篓子是自家boss捅出来的。

   “ciaos。”里包恩独特的打招呼方式出现,小婴儿样子的家庭教师跳上餐桌看着自己明明是送人去医院结果回来自己却生病的弟子。“迪诺,医院发生什么事了?”

    哦,我的师父,请不要用看热闹的语气来问这么严肃的问题好吗?

    迪诺也就在心里嘀咕一下,不过很明显,感冒让他反应迟钝,他似乎忘记了他的魔鬼师父是可以读心的。

    猝不及防一脚踢飞自己的徒弟,里包恩一脸淡定看着他。

   “哇啊,里包恩!你下手太重啦!”拿药回来的纲吉刚好看到里包恩踢飞迪诺的那一幕,吓了一跳。

    “咳咳,没事没事,医院啊,其实吧……那个……”迪诺想起医院的事有些不好意思开口。看着师傅已经半黑的脸再看看师弟好奇的脸,算了,又不是第一次丢脸,“其实我不是很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咳,就是云雀醒来的时候一拳把我打晕了……。”

     脸颊有些发红发烫,不过起码能看到师傅的黑脸没了,自己算是半安全状态了,呼——松了口气。

    这就松了口气?!迪诺你还需要继续修炼啊。再一脚踢过,阿纲表示自己只能屈服里包恩的铁血政策下,眼神示意为师兄默哀。

    里包恩无视了自己这对师兄弟的相互关心问候,把玩着列恩,随后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微笑,转身去卧室,“我要午休了,敢打扰我就送你们去三途川哦。”

     沢田纲吉抱着起了鸡皮疙瘩的双手,内心:哈伊!果然好可怕!

     “呐,阿纲,我们去看看云雀吧。”迪诺似乎完全忘了自己生病的事情,“哈啊?!师兄,你先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吧……”纲吉无奈看着自己的师兄。

     “啊哈哈,我觉得我很好啊……啊…阿嚏……”超直感也能预测生病吗?



     其实里包恩内心表示我要看的戏都还没上场,还不如先养精蓄锐。

骸云【失忆梗】


另一边,从云雀家回来的沢田纲吉擦了擦头上的虚汗,身上的外卖服是被里包恩拿枪逼着穿上的,从没想过居然有一天会去云雀学长家!!内心尚未平静的他刚抬头就发现两个孩子接连扑进他的怀里,热情的欢迎他的回归。于是他不负众望【里包恩看戏的意图】扑通一声撞到在地。

“哈哈哈,笨蛋阿纲你回来了!你的肚子好软。”蓝波在扑进沢田纲吉怀里将他撞倒之后爬起在他肚子上跳跃了几下。

这时,一平过来想要拉开蓝波于是也到了阿纲肚子上。

“蓝波,不可以这样子。”一平拉着蓝波

蓝波一看一平来了,一边开心大笑一边从沢田纲吉肚子上跳下:“哈哈哈,一平追不到蓝波大人!蓝波大人是最厉害的!”

“蓝波,一平,吃饭喽!”沢田妈妈表示家里孩子多很热闹所以每天吵吵闹闹也很开心。

两个孩子听到开饭了又拉拉扯扯的跑远了,本就受了惊吓的沢田纲吉这下完全瘫倒在地上,不知何时神出鬼没的里包恩来到他的身边,用婴儿的两个手指完成了不可思议的动作——瘫在地上的沢田纲吉被里包恩整个人甩了一圈,随后欲哭无泪的无奈爬起。

我招谁惹谁了?!未来的首领此刻还需进行更多的锻炼。

里包恩看着一脸郁闷的沢田纲吉,嘴上扬起一抹微笑,不过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让沢田纲吉去给云雀送外卖是为了看戏。

“蠢纲,云雀怎么样了?”里包恩开口唤回一直神游的沢田纲吉。
“啊啊!里包恩!你干嘛让我去送外卖啊!!云雀学长哪里像是失忆的人啊!”沢田开口就是一连串的抱怨,可见夹在其中的他有多么不容易。

“嗯,那看来没问题。蠢纲再不来当心没饭吃。”说完这句话后无视身后一直叫嚷着不干了的沢田纲吉淡定的去厨房吃饭。

“啊啊!怎么能这样!”快步跑向厨房,他可不想饿着。

又是不同寻常又似乎是平淡的一天,似乎自从里包恩来了之后就没有正常的日子了。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对面狱寺的姐姐一脸温柔的喂食里包恩,蓝波和一平抢食物抢到里包恩的盘里随后被腹黑的大魔王踹飞……
默默吃着饭看着连吃饭也不安定的众人,沢田纲吉表示自己心很累。

饭后。
碧洋琪带着孩子帮助沢田妈妈在厨房整理碗筷,趁这空挡沢田纲吉跑回到自己的房间。似乎被抽去了精力,沢田纲吉不管怎么说也不过是个十多岁的孩子,原本对他来说,云雀恭弥就如同学校的保护伞一般,虽然很怕他但是起码校外的风雨也被阻挡了。

沢田纲吉突然抬头看着里包恩,对方正在悠闲地喝茶,“里包恩,过两天上学了云雀学长如果还没有恢复记忆怎么办?!”一想到校外的那些混混如果得知这件事……

被吓出一身冷汗的少年终于从可怕的幻想中回到现实,盯着里包恩,希望他名义上的家庭教师,实则可怕的黑手党杀手给他出个主意,或者一句话,让他放心。

里包恩也确实不负沢田纲吉所望,淡定的喝了一口茶,然后慢悠悠的说:“过两天六道骸也到了,到时候让他做个幻术露个面,或者干脆不去又有什么问题,谁敢挑战云雀恭弥的威严【除了六道骸】。”一边把问题都丢给六道骸一边在心里各种腹诽。

沢田纲吉表示好有道理哦,于是安心的去玩了。






orz,没存粮了










我们的思想主导着我们的行动,这往往取决于我们所在的环境,人很难打破自己的舒适圈,这就圈住了我们的思维。而忽视了我们的内在力量,内在世界是一切力量的源泉所在,前提是你有能力掌控它,掌控的前提是准确的认知,而这个认知应该是在生活中积累,并不断矫正这个认知,给自己一个正确的导向。想要给自己一个正确的导向就应该在生活中不断积累生活经验,清晰的思路和明锐的洞察力。强大的内心更适合当今压力大且复杂的社会。


世界上的一切没有准确的对错划分,这一切取决于我们自身的认知。

骸云【失忆梗】

八 看着照顾自己的女孩,不能辜负对方好意同时确实感到饥饿的云雀恭弥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缓缓的坐回到床边。

握着温暖的牛奶想着发生的一切,年幼孩童心态的云雀内心的好奇占了上风,有问题就问的性子在此刻表现出来。

问出了自己对于幻术的好奇,抬头看着面前的女孩,“喂,那个幻术到底是什么?”故意用平淡的口吻问道,借以掩饰自己内心的好奇。

库洛姆站在床边等待云雀恭弥喝完牛奶。原本想走开的,毕竟细心的女孩知道云雀喜欢独处,但是考虑现在的云雀恭弥大概有人陪伴会好一些,正思考着怎么做才能让云雀恭弥恢复记忆。

没想到云雀突然发问,有些紧张的开口道:“那……那个,幻术就是一种精神攻击的方法 ,它可以通过自身强大的精神意念或者一些看起来是不经意却隐秘的动作、声音之类的行为让对方陷入精神恍惚的状态而在意识中产生各种各样的幻觉。骸大人的幻术比我厉害许多呢!可以做到很多库洛姆做不到的事情。”

从女孩的话中可以听出她对刚才那个有着奇怪发型的男人很崇敬,脑中整理着幻术这个新的词。

很厉害……吗?云雀内心思索着。

对于好战的云雀恭弥来说,他对于六道骸起了浓厚的兴趣,不仅仅是那个幻术,还有六道骸这个人本身,笼罩在迷雾中的男人,这是云雀恭弥对于六道骸的第一印象。

很有趣不是吗?既然不知道怎么办,那就当做解谜语好了。某种意义上来说,云雀恭弥是个很纯粹的男人。

看来完全不担心失忆的问题了呢。库洛姆看着云雀恭弥嘴角微弯的笑就知道云雀恭弥依旧是那个强大的,自信的云守。

接下来两人安静的吃饭休息度过混乱繁忙的一天。
说起送外卖的,那个刺猬头一样的男孩子真的是外卖店的吗?云雀恭弥虽然失忆了,但是他敏锐的洞察力还在。
那个一点也不像送外卖的家伙……虽然似乎不具有威胁性但是周围环境的不安定让的云雀皱着眉头思考。






【orz本人上学太忙差点忘了这篇文了】

骸云【失忆梗】

七、 看着神奇的一幕,云雀内心有些好奇,只是···想不起来····默默低下头,云雀恭弥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没有和女孩子交流的经验。
云雀恭弥双手紧紧拽着被子,沉默着一言不发。
库洛姆已经从六道骸那边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害羞的看着云雀恭弥,毕竟库洛姆也很少与其他人交流,只信仰六道骸的小姑娘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照顾别人这种事···似乎都是被照顾的那个呢,但是,总要试试的!坚定内心的姑娘鼓起勇气开口。
“那···那个···云雀桑,我是库洛姆,你好,我去打电话叫外卖好吗?你···你想要吃什么?”断断续续说出这段话,眼睛不敢看云雀恭弥的库洛姆握紧了手上的三叉戟,没有听到回答才稍稍抬头看了看。
“······随意···吧···。”声音很平淡也很轻,库洛姆这才惊觉现在的云雀恭弥不是过去的云雀恭弥。
“那,请稍等。”库洛姆稍稍放松,毕竟自己太紧张,或许还会吓到云雀恭弥。
“骸大人,那个···云雀桑喜欢吃什么呀?”为了妥善起见,库洛姆还是去找了六道骸问一下云雀恭弥的喜好。
“哦呀哦呀,你点一份猪排饭和椰汁吧或者寿司也可以,他可是个肉食动物呢~kufufufu,钱在卡里,刚刚放在你衣服里了哦~密码六个7,阿尔克巴雷诺给的,好好用吧。”六道骸通过契约直接将消息传进库洛姆的脑海里之后就消失了。
果然今天消耗太大了么,来不及回答就发现联络不到六道骸的库洛姆知道今天大概无法再联系上了。
翻了翻衣服,发现确实有一张卡,诶?什么时候的事呢?今天发生太多事,库洛姆也有点记忆混乱了,所幸不想了。 七岁的云雀恭弥也很坚强,他在路上已经开始适应自己的身体,从床上 下来还有些摇晃,但是倔强的他不允许自己摔倒。勉强站立才感受起十五 岁的自己的视野,真的……不同啊……〖想要尽快熟悉这个身体……〗 在客厅点了外卖之后又不知道该不该回去,毕竟回去之后不知道说什么。为了妥善起见,毕竟骸大人很重视云雀桑啊,倒了一杯牛奶加热后回到房间。
就看到从床上起来正在适应身体练习的云雀恭弥,看着他的样子就知道什么情况了。
小姑娘内心感叹了一句:真不愧是云雀桑啊!
“那,那个,云雀桑,先喝杯牛奶吧,外卖还要再等一下。”将温热的牛奶放在床头柜上,站在一边看着熟悉身体的云雀恭弥。

从六道骸那里听说了很多关于云雀恭弥的事情所以库洛姆虽然第一次与云雀相处,但是所做的事没有让得从小独立的云雀产生反感。

骸云【失忆梗】

六、
      云雀恭弥被抱起的时候只是抓紧了六道骸的衣服,他想问他后面没讲完的事,但是看到他似乎赶时间也就很安静的没有问。 

     “去哪?” 

     “你家。” 平常的对话让得两人都楞了一下,六道骸和云雀恭弥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很相似的。

       同样孤单的两人在一起才会感受到温暖,才会相信世上还有能懂自己的人吧。 窝在六道骸的怀里居然意外的有安全感!

       云雀恭弥不知道自己和他到底什么关系。 只觉得,这是他第一次从别人那里感受到温暖。 六道骸只觉得怀里的人可是意外的配合! 于是这两人就默契的无视了地上的迪诺,旁若无人的离开了医院。 

       之前黑曜战的时候曾经收集了并盛第一的云雀恭弥的资料,此刻派上用场了。 娴熟的左拐右拐来到一栋房子前,不是很大,但如果以云雀一个人的身份来算,这个房子也挺大的。

     “到家了哦!”低头看着怀里安静的人,云雀恭弥仅仅抬头看了一眼,又缩回六道骸的怀里。
       六道骸挺佩服自己的,将云雀恭弥一路抱回家,幻术还能维持,看来自己幻术又有增长。〖没有被泡成盐水罐头真该庆幸。〗 内心默默吐槽自己一把。

       他不记得这是自己的家,他也不知道为何这个男人知道自己的家,或许这就是他口中的阿尔科巴雷诺叫来照顾自己的原因。

       看着怀里的云雀,六道骸对如今乖巧却不时皱眉的他有些担忧,但附体时间快要到了,只能尽量加快速度。 

       利用幻术打开门,路上思索了一番,还是让云雀恭弥乖乖在房间里呆一下比较好,毕竟自己的房间应该有熟悉感能让他早点恢复记忆。

       路上已经说明了一切,失忆后的云雀也只是淡淡的抬了抬眼皮,似乎与他无关。 看着这样的云雀恭弥,六道骸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时间不容他再在此处逗留。 

      将人轻放在床上,注视着面无表情的云雀恭弥。六道骸不知此刻他的眼中是从未出现过的温柔。 云雀恭弥在被放下的那一瞬间拽紧了六道骸的衣服袖角,他······不想让他走。

       可能是失忆之后看到的第一个人让云雀对六道骸不提丝毫敌意,况且这一路也证明了对方不是害他。〖迪诺已经被拍晕在地板……默哀〗
       六道骸似有些无奈,带着歉意看着云雀恭弥,另一只没有被拽着的手轻柔的抚摸着云雀恭弥的头发。 也就六道骸对云雀恭弥做过这种事吧,平时的孤高鸟儿如何会如此温顺任人抚摸。 

     “我要走了呢。”淡淡的话语从六道骸嘴里说出。
       云雀恭弥低着头,一言不发。只是拽得更紧的手暴露了内心不安的他。 

     “放心,我会回来的!”坚定的话似在安抚不安的云雀,又似乎是表达自己内心的答案。 

       这一刻,六道骸才惊觉,原来自己已经放不开手了吗? 即使再入轮回,这一世也甘愿为你堕落,〖你可要做好心里准备,我可是很缠人的,kufufufu~在内心为云雀的将来做了规划的〗 

     “明天大概阿尔克巴雷诺会过来,到时候你可以问他事情哦~kufufufu那我先走了,哦对了,我离开后库洛姆会留下来照顾你哦。”苦笑了一下,就算再舍不得,时间到了六道骸也无可奈何。

      “你要是敢不回来就咬杀!”倔强的说出这句话抬头看着渐渐雾化消失的 六道骸看着自己身体一点点雾化消散,六道骸本来感觉对云雀很抱歉,无法在重要的时候陪伴在他身边,但是,听到云雀说出的这句话的时候,他就明白,云雀恭弥,就算失忆了,也不是能被人小觑的对象。 

      “kufufufu~遵命。”话音落下,人完全消散,只留下体力有些透支,正在喘气的紫发小姑娘。 

骸云【失忆梗】

五、 

        云雀皱着眉头,从小优秀的教育让独立自主生活的他不喜欢听到需要被别人照顾的话,云雀觉得这是在否定自己做的不够好。

      “kufufu我还是觉得需要和你讲清一下事实呢~”六道骸猜得出云雀的想法。

        毕竟此刻即使身体是15岁的,但是内心此刻只有7岁的云雀恭弥不能完全抵制六道骸的幻术入侵,加上契约的关系,六道骸能清晰感受到云雀恭弥的想法。

        只是挑了挑眉,云雀恭弥未说什么,只是看着面前这个人,等待他讲事情告诉自己。 六道骸左手食指和中指抵了抵自己的额头,想了一下开口道:“首先,自我介绍,我叫六道骸,是被阿尔科巴雷诺叫来保护失忆的你的。你原本应该15岁,是并盛中学的风纪委员长。然后……”

        云雀恭弥打断了六道骸的话,他只觉得不可思议! “等一下!你说我失忆了才七岁?!不可能,我记得我真的只有……七岁!”一脸诧异地看着六道骸,双手因为激动突然握住六道骸的右手。 

       但是!因为握着六道骸的手,云雀恭弥发现……事情也许真的如六道骸所说。 这双手……不是自己的! 或者说,是八年后,长大后的自己的手! 惊愕地望着六道骸,内心年龄七岁的云雀恭弥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因为他不知道失忆前自己认识谁,怎么处理事情,他担心自己不会处理那些事!

        六道骸一直没有抽出手,他感受到此刻云雀有多么紧张,紧张到令自己都不敢置信!失忆是这么可怕么?但是六道轮回的记忆也很可怕啊!心里叹息了一下,依靠契约听到云雀内心的话,让得六道骸觉得,云雀恭弥不该这么辛苦,毕竟这些事与七岁的他无关。 

       捏了捏他的手,大概是使用浮萍拐的缘故,手指上能摸出一些茧子。突然想知道眼前这人的过去种种!这么单纯的一个人是怎么变成那骄傲的风纪委员长的,有些好奇啊。
       想着又用左手揉了揉云雀的头发,现在人畜无害的样子可真的让人不敢相信前不久那个暴力任性的家伙会是一个人! 云雀恭弥只是任着六道骸揉头发,他也觉得不可思议,失忆本就不可思议了,自己也不知道这个人是真的来保护自己还是来害自己的,居然提不起一丝警惕,他本身的反应太奇怪了!

     “我怎么失忆的?”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只有尽快适应它。云雀恭弥压下心中一连串的问题,问出了造成现在这一局面的根本原因。 

     “这个……”六道骸都不知道怎么开口,毕竟这一切太狗血了。

     “咳咳,我们路上说。”总觉得现在这样太不习惯了,还是原来那个云雀恭弥好玩一点。诶?这么温柔的我居然不喜欢,难道我还喜欢那个暴力的?我不是抖M吧……六道骸脸上的表情随着他胡思乱想的思绪变得很古怪。

       云雀恭弥直觉对方在想不好的事,直接捏住他的脸,然后用力一扯。

      “嗷!嘶!你在做什么?!”六道骸因为疼痛终于醒转过来。“你不正常。”淡定的一句话让六道骸无语。

       揉了揉自己的脸,六道骸感受面前的云雀似乎稍稍平静了,将他直接抱起,虽然在医院适应身体也是个好的选择,但是毕竟和噩梦中太相似了, 万一控制不住力量那就危险了,而且自己幻术时间也不多了,得赶紧回去才行。

骸云【失忆梗】

三、 

       不知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走到了并盛,等到自己回过神才发现居然站在并盛中学。 用自己雾属性感知到云雀恭弥并没有在学校,也是,现在失忆了在学校也会有危险的,毕竟……想到云雀恭弥不仅是学校的风纪委员还管着并盛的 不良,如果那些人知道云雀恭弥失忆了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也不知道该说他是真的在管理风纪还是为了满足自己好斗的欲望找人打架而已,真是胡作非为的孩子啊! 突然庆幸自己和他缔结了契约,不然都不知道去哪里找人。

      六道骸不自禁想到这件事 细细感知了一下,发现那人似乎在一个自己之前并未在意的地方。 

      微微踌躇了一下,还是迈步走过去了。 感受了一下自己在外面还有多久的时间活动,想了一下没有用幻术遮掩身体。

        虽然一路上因为意大利人的脸和异色的瞳孔引起许多人的瞩目,不过六道骸都默默无视了,他不喜欢这种注视。 或者说从小已经习惯这种目光的六道骸只是在压抑心中的黑暗。

        他不想要惹出麻烦的事,毕竟现在自己没有自由而论,如果惹出麻烦,后果自己暂时无法承受啊! 

       这么想着,六道骸再次平复心情。朝着目的地走去。 难得晒着阳光,水牢里过的连日子都分不清呢。 

       来到一栋白色的房子前,六道骸说不清自己此刻内心的感受。 实话说,医院他很陌生。 长年的逃亡让的他对于医院这个治病救人的地方实在没有机会接触。

        但是那些工具!那些白衣服的人!他可是一点都不陌生! 年仅六岁的骸被家族用来做六道轮回眼的试验品,就是在一间房间被那些白衣人禁锢在手术台上,用那冰冷的手术刀硬生生地 剜去右眼,然后装入了血红色的眼珠! 至今,六道骸依旧会在黑暗中独自一人时想起那些记忆。

        冰冷的手术刀划过皮肤,总会令他难眠甚至失控! 浑身冷汗不住颤抖,犹如过去那手无寸铁的孩子只能任人宰割。 因此,六道骸这些年来其实过的并不好,即使,他摧毁了那个给他痛苦记忆和强大力量的家族,但是当年那年幼孩子内心的伤痛依旧不曾被治愈过。

        甩了甩头,怎么又想起那些事了?是周围环境么? 作为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孩子,自制力极好的他只是暗了暗眼神让自己融入其中。 刚才走神的工夫,人已经走到了医院病房的走廊,思索了一下发现里包恩没有和自己说是哪个房间,不过索性倚仗着自己与云雀恭弥 有契约,也就慢慢摸索过去了。 来到顶楼的六道骸发现云雀的地位不一般啊,居然能在这里! 

       要知道,这家医院在并盛可以说是最权威的,而能够住在顶楼,看来云雀恭弥除了武力惊人背景也不简单嘛。


 四、 

       带着淡淡的惊叹六道骸推开房门,见到的那一幕太冲击他的内心了。

       云雀恭弥自从疼痛与黑暗中苏醒,就觉得周围十分陌生。 转头那一瞬间就看到一抹金光在自己眼前晃荡,还叽叽喳喳吵个不停,刚苏醒的脑袋只觉得混乱不堪,想也不想给了一拳! 

      迪诺只是觉得是自己的错害的云雀恭弥一直昏迷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医生检查说可能失忆了,这时的他越发的自责。看到云雀恭弥的似乎终于要醒过来了,欢呼雀跃的他忘了云雀的不喜欢吵闹的禁忌,一直诉说着自己的过错。

      于是,就有了上面的一幕。 云雀恭弥抬头看到门口站了一个奇怪的发型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想要和他打一架! 

       六道骸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么暴力的云雀恭弥真的有失忆吗? 刚到就看见那出手迅速的一拳,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了吗? 云雀恭弥只觉得对方发型奇怪,却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掀开被子直接下床想要过去问个清楚,但是…… 

      “诶?!”失忆后的云雀恭弥是按照自己七岁的身体来活动,但是他本体此刻应该是15岁。 于是,悲剧就发生了。 云雀恭弥下床的那一刻因为不熟悉的缘故身体倾斜跌向地面……

        那一刻紧张的闭上了眼前,他看到门口的男人脸色大变地冲过来。 预感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睁开眼的云雀发现自己被环抱在那个人的怀中,他并没有让自己受到伤害,只是那一脸奇怪的脸色是为什么?
        云雀猜不到,只是睁着眼盯着六道骸看。 六道骸此刻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绝对不会承认,此刻盯着自己看的云雀恭弥让的自己觉得有那么一些可爱! 把怀里的人抱回到床上,心里感叹了一下,没想到能够这么抱着云雀恭弥,要是原来的云雀估计早就用拐子咬杀自己了。

        摸了摸云雀恭弥的头发,意外的柔顺啊! 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kufufufu云雀恭弥,你现在多大了?” 

       云雀恭弥很冷静,他知道现在情况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而且他也发现这个头顶奇怪发型,笑声奇怪的人对他并没有任何敌意。 听到这个问题,他有些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要问这个问题,皱了皱眉道:“七岁。你是谁?”

       诶,就问我?还有那个躺在地上的呢?! 六道骸发现就算年龄回到七岁,他依旧是任性的云雀恭弥。 只对自己感兴趣,这个认知让的六道骸止不住的开心,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呢,六道骸想到。

      “哦呀哦呀!我啊,是被某个不靠谱的人的师父叫来照顾你的,kufufufu~”一脸笑意地看着此刻乖乖坐在床上的云雀恭弥,看 着他听到自己的话直皱眉的神情,还真是可爱啊! 六道骸可能不知道自己此刻脸上的神情是不同以往的,发自内心的,真正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