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燚

小清新【骸云十年后】

一、


“恭弥,我们去度假吧!”六道骸从云雀恭弥身后过来默默环抱着云雀。看着最近爱人有些消瘦的脸,心底微微泛疼。

“好啊,怎么突然想去了?”云雀难得乖巧的没有抽拐子打身后的人,最近确实太累了,靠在身后的人的怀里,闻着淡淡的红莲香,莫名放松了下。

“kufufufu~我只是觉得我们需要休息一下了,这些事本来就是彭格列的不是吗?”六道骸看着怀里的人脸上眼角下那淡淡的青黑,自然不会说是因为我心疼你才要去度假的,云雀恭弥其实是个不擅长接受他人好意的人,那会让他不安心,觉得亏欠对方。所以他才那么强,不拘束缚,耀眼的吸引了自己。

“去哪里?不要人多的!”云雀想着六道骸说的话确实不假,毕竟自己当初如果不是因为骸也不会留在这,忙了这么久却是该放松一下了。

“去海边怎么样,我带你去一个人不多的小岛吧,西西里的海景很美丽哦~”六道骸笑着说。

云雀恭弥一转头就看见六道骸极具西方美的脸庞迎着阳光显得格外美丽,他一直都没能好好看看这个关心自己,爱护自己的人。虽然都是不经意间,但是六道骸确确实实将他融入了自己的生活中,让自己如被捕捉的小鸟逃不出也不愿逃离了。

六道骸没有听到云雀的回答,低头发现自家爱人一直看着自己,似乎……入迷了?!嘴角扬起一抹微笑,浪费这么一个大好时机那就是犯罪,于是为了不犯罪,六道骸低头吻住了云雀的薄唇。

“唔!”终于回神的云雀发现自己的嘴唇已经被某人入侵了,想挣脱开来,不过错失良机的后果就是完全受六道骸掌控。

六道骸将舌头伸去云雀口中,细细描绘了上颚,下额,在云雀的口中勾着他的舌头与之共舞,直到云雀因为缺氧泛红的脸庞才使得六道骸放开他。

“骸!”云雀大口呼吸了几下,用目光死死盯着六道骸。如果眼神能杀人,六道骸觉得自己早已经被凌迟了。

换做平时云雀的目光确实很有杀伤力,但在此刻对于六道骸来说那是风情万种的眸光。对于自家爱人的无意识诱惑也算有所了解。当下抱紧云雀,凑到耳边轻轻呢喃“呐,宝贝,你这个样子只能让我看知道吗?”略微的霸道让云雀想到了护食的小豹子,不禁扬起一抹笑,但一想到那个食物就是自己,脸上又黑了下来。

六道骸好笑的看着云雀忽冷忽热的表情,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头,立马收到一个眼刀。

“要去和泽田说一声么?”明明是疑问句,偏偏从云雀口中说出那就是陈述句。

对于顶头boss ,两人的态度那是让左右手的狱寺隼人气的暴跳如雷,一见面就忍不住要掏出炸弹,每每这个时候,老好人山本就会来拦着他,偏偏当事人的两位还在一边拉家常,那真是热闹的有如菜市场。之后雷守晴守也会来凑热闹,这个时候不能容忍的云雀就会一个一拐子揍过去。

瞬间,周围都安静了。

六道骸一想到这一场景就忍不住发笑,口中说着“风纪,咬杀”偏偏自己才是那个最乱来的,也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但是这种时候的云雀有偏偏是最引他注目的,所以这个时候泽田虽然会让他拦住云雀,但是大多他都是站在一边看热闹。

“我用幻术留个字就好了,我们收拾收拾走吧,不然被拦下来那就去不了了呢~”六道骸笑着说完这句话,就放开云雀开始整理行李了,好在两人都经常出差,行李什么的很容易准备好。

十五分钟后两人出现在机场,为了不引人注意,两人都换了浅色宽松的衣服。如同常人一般坐上了飞机前往西西里岛。

一小时后,由于手下依旧不见两位守护者大人出现才进去房间,毕竟云守的脾气大家都知道,一个不好那是要被拐子打的,雾守虽然总是一脸笑意,但是大家也没忘记曾经腥风血雨大闹黑手党的就是自家雾守大人。然而等他们抱着必死的决心打开门才发现,没有最惊悚只有更惊悚,两位守护着大人不见了!!!再等到泽田纲吉知道这件事爆发火焰差点烧了办公室又被里包恩打趴下终于接受自家守护者抛弃自己这个首领独自跑去度假的事实。



二、


西西里岛,闻名于世的意大利岛屿,六道骸选择的地点是在西西里边缘的一处隐蔽的海岸边。一座小房子在岸边远处的悬崖下,周围还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野生植物,花刚好开的正美,白色的沙滩上浪花不断冲刷着。

到达西西里岛的时间刚好是在下午,微热的海风吹着云雀的脸庞让他有些微犯困,虽然在飞机上小憩了一番,但毕竟没有睡好。

六道骸牵着云雀的手拉着他逛了一下这座房子的附近。

确实没有太多人,云雀也就任由六道骸牵着自己四处走,微微眯着眼,这模样让六道骸想到了阳光下晒着阳光睡午觉的黑猫。

随后,六道骸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走到房子里去准备下午茶,毕竟飞机上的食物味道可是不合我们云守大人的胃口。

这模样任谁看了都觉得像管家而不是黑手党出名的彭格列雾守!


半小时后,附近走遍了的云雀恭弥走进房子。

太久没有人住的房子应当积有一层灰才对,但是进去后却发现很干净?!云雀眯着的眼里透着一丝亮光,心里清楚。这里毕竟还是意大利,彭格列暗杀部队里有六道骸的徒弟,估计在叫自己来度假前就让他徒弟来打扫整理过了。

事实确实如云雀所想的不差多少。


“喂,弗兰,王子凭什么要来帮六道骸打扫房子,他以为他是谁啊!”一头金发盖住眼睛的某位开膛手王子一脸不满的看着屋子里沙发上坐着的某人。

带着巨大青蛙帽的某人淡淡的瞥了暴跳的贝尔菲戈尔,淡定的道:“贝尔前辈,me的师匠是让me来打扫一下,你是自己跟来的,不关me的事。”坐在沙发上的弗兰叫来清洁公司的人来打扫自家师匠的这栋房子。自己则是泡着咖啡一脸平淡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听到这话的贝尔菲尔尔突然冷静下来,随手甩了几把小刀,刚好刺在青蛙帽上。“弗兰,王子是看在你是未成年人的份上担心你才来的,记得感谢王子,xixixixi”大刺刺的坐在沙发上,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此时的贝尔菲戈尔哪里看得出是暗杀部队的人,反而像是一个得到什么宝贝的少年,一脸开怀的笑。

只不过他的笑声未必见得是那么让人放松,反而听了之后全身肌肉紧绷。看着清洁公司的人那一脸的僵硬,弗兰默默的折断帽子上的小刀,无奈的拉起贝尔菲戈尔走向门外,毕竟房间还未打扫干净,坐那里也不怎么舒服。“白痴王子,你的笑声吓到别人了!”淡定的吐出事实,看着贝尔原本开心的脸瞬间阴沉下来反而自己心情好了,果然,让自己开心的方法就是将痛苦建立在他人的不幸之上。弗兰正在切实的贯彻这一方针。


走到沙滩边,原本想要松开手的弗兰发现手被贝尔菲戈尔抓紧了。

“贝尔前辈。”

“嗯?”

眼神示意两个人的手,贝尔菲戈尔脸上扬起一抹帅气的笑,“xixixi,小青蛙陪王子走走就当是王子陪你来的报酬了。”

“贝尔王子,me好像没有说要支付报酬呢。”弗兰用气死人不偿命的口气淡淡诉说着这一事实。

只不过某人的脸皮堪比铜墙,无视反抗的弗兰,手上的力道更重了些不愿放手。

“xixixixi,那可由不得你!”

拉着弗兰走在沙滩边,海面吹来的风吹乱了两人的头发,金发下隐隐露出一双漂亮的眼睛,只是弗兰跟在贝尔菲戈尔身后看不到那眼中蕴含的温柔罢了。

一小时后,“xixixi,王子就说他们打扫需要那么久吧,小青蛙要相信王子的直觉。”

“嗯,白痴王子前辈难得猜对了,值得夸奖。”

贝尔的笑脸再次往黑脸发展,只是弗兰在这时无视了贝尔菲戈尔,直接迈步进入房间查看结果,得到满意的结果,支付报酬时发现没带卡,于是抬眸看向贝尔。

“呐,前辈,me忘记带银行卡了,前辈能帮忙支付一下吗?”

贝尔黑线的看着出门不带金钱的某人,默默支付后没有说什么。

只是内心嘛···[xixixi,王子帮了小青蛙那么多,那么他也要支付王子等价报酬,晚上找他要好了~xixixi]

弗兰看着贝尔菲戈尔难得没有说什么,只是稍微好奇了一下,便抛到脑后了。现在他还在思考怎么问他的师父取得想要的东西。

随后,各怀心思地两人便一起回到了瓦里安。


干净的房子确实让得云雀的心情更好了,无视六道骸自顾自走向二楼。

六道骸看着无视自己的爱人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微笑,迈开脚跟上云雀恭弥。

【该赞叹鸟类的直觉吗?】六道骸内心默默吐槽云雀。

虽然是第一次到这个房间,但是云雀却准确的走到屋顶。打开落地窗户,海风一下子吹乱了云雀的头发,云雀抬手把面上的发丝拢到耳后,看着面前出现地蓝色如宝石般的大海。阳光洒在云雀身上,此刻的云雀仿佛天使一般。

在云雀身后的六道骸只觉得自己这次旅行见到了最美的一幕莫过于此。

虽然看不见云雀的正脸,但是从他全身放松的样子六道骸大概能猜到现在云雀的眼睛一定很漂亮。

【不能错过美景!】秉着这一观念的六道骸从云雀恭弥身后走到了他的面前,挡住海风的骸能够看到此刻与自己对视的云雀那双一直令他沉醉的双眼愈显美丽。

海风将六道骸的长发吹到前面,但是因为束着并未吹乱。

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六道骸,虽然骸挡着他看大海了,但是此刻双目相视,仿佛周围天地瞬间安静了,周围只剩两人。

风依旧在吹,阳光依旧照在身上,云雀看着六道骸嘴角的微笑发愣。

十年间的打打闹闹,虽然骸平时能够附身在库洛姆小姑娘的身上,但是毕竟不是本体。

本体···那时的骸本体还在复仇者监狱中,那个最深处,最黑暗,连光和声音都无法传达的水牢,回想起骸十年是在水牢度过的,云雀只觉得自己的心抽疼了一下。

看着面前一直温柔的六道骸,一股不可抑制的感情上涌。

“骸。”云雀打破寂静的环境,清亮的眼眸盯着六道骸。

“?”六道骸没有说话,只是一直微笑的看着云雀,用眼神示意自己的疑问,他相信云雀能动,他们的牵绊已经不能分开也不想分开。

云雀不再说话,只是做了一个让六道骸意想不到地动作。

双手环着六道骸的脖子,因为身高差,他将六道骸轻轻拉下一些,踮起脚吻向六道骸地唇。六道骸感到一阵惊讶,但也只是轻轻环住云雀恭弥的腰,他不知道云雀为何突然如此主动,但是难得这么主动的云雀还是让感到骸很开心。


过了一会儿,云雀就分开了两人纠缠的唇,推开六道骸走向更外面。

虽然表面看不出什么,但是海风吹乱地发露出云雀红色的耳朵。知道爱人害羞的六道骸并未刺激他,看得出云雀此刻心情有些杂乱,只是抬手摸了摸那柔顺的黑发。

靠在栏杆边两人享受了难得的休闲时光。

随后两人一起走向楼去整理带来的行李,六道骸放好衣服后便走向厨房,好在之前贝尔菲戈尔和弗兰来的时候带了蔬菜水果等生活必需品,顺便塞满了空荡荡的冰箱。 

六道骸最擅长做的食物就是意大利面,云雀其实有猜测其实六道骸只会一道菜。原本以为晚饭依旧是六道骸的意大利面,但是世间总是充满惊喜。

当看到饭桌上那一道道菜被摆上来时,云雀表示他真的惊讶到了。

那一道道如精美的饰品一半的食物,真的出自这个从小黑暗血腥的男人手中?!

六道骸一脸得意的看着云雀难得露出的惊讶表情,忍不住去逗弄他一番。

“kufufufu~恭弥宝贝是不是觉得你老公我很厉害呢?”

云雀墨蓝色的眼睛中惊讶只维持了一瞬就被他隐藏了,但依旧被六道骸发现,此刻听到他得意的话语能忍住那就不是他云雀恭弥了。

“哼!虽然看着不错谁知道味道怎么样,还有你那是什么称呼,恶心死了!”

隐藏的拐子出现在云雀手中,看来云雀恭弥更想要餐前运动一番。

“等等等等,恭弥我好不容易做了这么多的菜,冷了就不好吃了,你也不希望我们毁了晚餐吧,那会饿肚子哟~”

六道骸及时叫停毁坏物品的开始,安抚炸毛的云雀恭弥。

吵吵闹闹之后终于开始进食的两位在餐桌上依旧是不安份啊。

“哇哦!骸,你这个虾做的挺好吃的。”

难得能得到云雀赞赏的六道骸再次开始得瑟。

“kufufufu,小麻雀真厉害,那是一下午的成果哟!”自得的神情全在脸上。

“嗯?一下午?”云雀微微有些疑惑。因为骸一直和自己在一起啊,因为疑惑忽视了六道骸对自己的称呼。

“刚到这边的时候恭弥不是去看海了么,就是那个时候哟~我把虾剥壳准备了一番。”

“这样啊。”

云雀恭弥心里还是微微有些吃惊的。

六道骸对他的事一直很上心他是知道的,但是他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愿意为他做这么多。

从发现他没有好好休息带他来旅游放松到现在亲自为他下厨,心里似乎涌出了一些从未有过的情绪,但是却不感到不舒服,反而很温暖。

六道骸看着对面的人听了他的话之后一直未在动筷抬头看了一下才发现云雀恭弥似乎晃神了,脸上带着些微迷茫。

心里惊了一下,从座位上站起走到云雀恭弥身旁蹲下,温柔的声音中带着些微颤抖,“恭弥?”

云雀恭弥听到六道骸叫他才反应过来,却发现他在自己身边,“骸,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在恭弥刚刚神游的时候哦~”故作轻松的语气,眼神却一直打量着云雀恭弥。

“恭弥刚刚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一只手握着云雀的手,另一只摸了摸云雀柔顺的黑发。

“骸。”

清冷的声音传入六道骸的耳中。

抬头看着自己的爱人,那双自己钟情的,能够看穿自己幻术的眼睛此刻散发着独特的光芒,照耀着六道骸。仿佛···自己过去黑暗的历史不复存在,果然啊···

“骸,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这是要抓住男人先抓住他的胃吗?!】

“!”六道骸惊讶的看着对方冰冷的脸庞却吐出如此劲爆的话语。

“kufufufu恭弥,我知道哦~kufufufufufu···”

六道骸自从听了云雀恭弥对他难得说出的告白,就开始一直傻笑。那模样看的云雀想要给他一拐子,但是看他已经够傻的了担心自己这一拐子下去直接痴呆那就糟了。

无语地瞥了眼竖着蓝色凤梨叶的某个一直傻笑的某人,无视那诡异的笑声淡定吃完晚饭出门。

“咦,恭弥呢?!”某个痴汉的凤梨终于清醒了,速度扒完饭。

从沙发旁走过时顺带拿起毯子。冲出门的那一霎那,六道骸有那么一瞬觉得自己是遇到了天使,一个来拯救生活在血腥世界的自己的天使。

夜晚的海边海风吹的比较猛烈,但是吹不散云雀恭弥那双仰望星空的明亮的双眸。漫天星光,一轮明月自海面升起已经到了半空之中。云雀恭弥灰蓝色的瞳孔中闪烁着点点星光,那张引人瞩目的东方元素的脸庞仿佛被打上了月光,海风将云雀的头发吹的略显凌乱,六道骸只觉得自己仿若看到云雀背后有一双翅膀,在那一瞬间就会乘风而去。那一瞬六道骸只觉得这只高傲的鸟始终不属于自己。

略急的步伐走到云雀身边紧紧抱住他。

“恭弥,不许走!”

“?六道骸你发什么疯?”云雀不懂六道骸怎么了,只是任由他抱着。

“恭弥,你不会走的对吧?!”六道骸没有说原因,只是刚才那一幕让他仿佛回到前世,回到自己那无法挽回爱人生命的时刻,失神的眼眸因为埋在云雀恭弥的肩膀因此未被看到,只是那深深绝望地语气让得云雀稍稍猜到原因。

双手不自觉的抱住这个人,云雀不记得前世,但是六道骸却记得一切,所有的痛都让他承受了,内心感到一些疼痛,有些吃惊的想“原来已经爱到这个地步了么?!”

“恭弥是在担心我么,kufufufu~不用担心哦,毕竟。。。恭弥已经被我抓到了呢!”

该说六道骸内心确实不是一般人所能及么,再次恢复的他又对着云雀恭弥各种调戏。终于明白原来弗兰的作死能力也是传自六道骸。

“恭弥,你看星空!”及时转移注意力也是作死的六道骸能够活到现在的存活技能之一。

“哼!草食动物!”感觉六道骸已经无事的他也不在提及过去,毕竟那已经是过去了。抬头看着漫天璀璨的星空,有些微失神,只是云雀恭弥一点也不担心危险,毕竟身边的人是自己尚未赢过且可靠的爱人。

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六道骸再次不安分,将带出来的毯子给云雀披上,毕竟晚上的海边风还是很强烈的。

“骸,你不冷么?”微微皱着眉头,毯子都盖在自己身上,六道骸自己也只穿了一件衣服。

“kufufufu~恭弥这么说我会当成邀请的哦~”嘴角扬起一抹邪气的微笑,看着关系自己的爱人。

“#。。。”自己担心太多余了,就应该冻死这只该死的凤梨。

心动不如行动,六道骸很快就告诉云雀恭弥,为六道骸担心过多的结果就是在被幻术笼罩的海边吹着冷风打野战。。。

事后据彭格列说西西里岛边缘地带出现了莫名的海底地震,所幸岛屿还存在,未引发人员伤亡。。。。



-------------------------end-----------------------------------------------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