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燚

骸云【失忆梗】

一、 

       在六道骸印象中,云雀恭弥是个战斗狂。 

      在鲜血纷飞的战斗中却有着一些不同以往那些肮脏黑手党的耀眼。

      他不是过去曾经见到的狂妄无知的家伙。虽然某种程度上来说,云雀比谁都来的狂妄。 但六道骸在与云雀恭弥打交道中发现,这个第一次败给自己的云雀恭弥更像是个任性的孩子。 

      云雀恭弥最重视的是自己的学校,并且运用自己的强势手段在自己的学校周围,顶着风纪委员的名头为虎作伥,说他是当地的混混头头也没什么错。 拥有不容小觑的实力,这点毋庸置疑。 如果不是自己利用了夏马尔的三叉戟蚊子,可能也不见得那么容易解决他。 

       毕竟后来解毒之后,明明应该断了肋骨却还是给了自己狠狠一击! 再后来附在云雀恭弥身上才发现那伤口已经让的他不能再动弹,也只好放弃了那一下。 真要说起来,六道骸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当初杀了那么多人都没有感觉的自己为何当时顾及云雀恭弥的伤口。 

       本以为自己已经永坠黑暗深渊了,没想到……或许,云雀恭弥会是救赎自己的那一抹希望。 初遇时,黑曜的樱花树下,虽然自己狠狠摧残了对方的骄傲,但是那双一直注视自己的眼眸仿佛告诉他,你才是那个失败者。 再次相遇时,对方与自己互相攻击不下数十次,最后狠狠给了自己一拐便入梦了,仿佛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加害他。 动物的直觉么,kufufufu~ 虽然结果确实如此。
       但,这也更加让的六道骸不爽,为何自己会变成这样,为了一个人产生如此巨大的变化。
       虽然隐隐有感觉,但又说不清,道不明。 只是六道骸未曾预料到这次相遇产生的后果改变一生。 对于云雀恭弥,六道骸觉得自己还是产生一些兴趣的。 毕竟在这个肮脏的世界上还有那么干净纯粹的人实数少见。 而且就算自己现在想要斩断这关系也有点难度,云雀恭弥似乎认准自己了,只是因为输给自己一次么?这让得六道骸有些郁闷 却夹杂一丝喜悦。

       这头六道骸还在整理自己与云雀恭弥的混乱关系。 那头库洛姆小姑娘就联络自己了。

     

二、

      被阿尔科巴雷诺叫出来实在无奈,毕竟自己被抓保护不了犬和千种是事实,虽然不愿意与黑手党扯上关系,但是现在也只有暂 时相信他们,只是不怎么相信彭格列居然这么快就来找自己。 

     “kufufu~阿尔科巴雷诺,没想到这么快彭格列就有事让我做?不担心我办砸么?” 六道骸附身在库洛姆身上,此刻坐在沙发上一脸悠闲地看着对面的小婴儿。 里包恩稍稍摁了一下帽子前沿,嘴角勾起一道细微的弧线,“哼!我相信你对这件事会感兴趣的。”

      “哦~?!”略微好奇,但处事不惊地六道骸只是眯了眯眼,并未说什么。 里包恩相信自己的判断,也相信自己的直觉,云雀的事还是交给他比较好。 “云雀恭弥出事了。”淡定说出这句话,也不在意对方突然改变的气场。 六道骸本来以为只是彭格列想要运用自己的能力做事情,却没想到居然与那个男人有关。 沉眸思索了一番,确实,那个人的事自己的确有兴趣,但不是这么从别人口中说出。

      “我为何要帮你们,何况云雀恭弥也是我的敌人吧?” 口是心非的说出这句话后,内心就感到一丝后悔。 只是习惯隐藏感情的骸没有露出任何神色。 “哦~,我以为你会感兴趣,看来不是么?那我去找别人好了~”黑着脸的骸看着这个阿尔克巴雷诺嘴角的那一抹微笑,总觉得已经发现什么了。
       烦躁的皱了皱眉,随后泄了一口气,这个阿尔克巴雷诺有多可怕六道骸也知道,还是想要知道他口中的那件事。 不过分的清轻重的骸并未说什么,对于他是否已经知道自己和云雀恭弥的事仿佛刚才发生的事不存在,双方达成统一不再提那件事。

       六道骸只是开口询问原因,毕竟云雀恭弥自己也算交过手,他能出事可见对方的可怕之处。 “怎么回事?云雀遭到袭击了?还是彭格列惹出大麻烦了?” “不,云雀没有受到袭击,家族也并没有出什么事……”里包恩说的话以及那莫名的神情,看的六道骸总觉得事情不对劲。

      “云雀很强,不过这远远还不够。你知道黑手党的血腥和黑暗,说实话有点不适合他。虽然迪诺带他去进行修炼了,不过不怎么听话就是了,一见面就开打,为了谁,我想你也知道!”里包恩略带戏谑的说道。

      “哦呀哦呀!还真像他的作风!”六道骸故意忽视了里包恩最后那一句话。 说实话,六道骸确实没想到自己对云雀恭弥的影响居然这么大。 “只不过……”里包恩微微一顿。 

      “只不过什么?”六道骸挑挑眉,继续问。 他现在很感兴趣! “前不久下了场雨,他们去了后山打架。回来的路上,迪诺那个废材,没带部下,结果摔了一跤,他自己摔习惯了的缘故吧,除了衣服脏点其他倒也没什么。就是还扑倒云雀导致他头撞到地上的石头,失忆了!”里包恩说到迪诺摔跤的事看来也是恨铁不成钢啊! 看着有点黑化且不断吐槽学生的里包恩,六道骸也不禁为迪诺感叹有这么个可怕的家庭教师。

       只不过听到因为迪诺导致云雀失忆后,瞬间没了同情而是在思考怎么虐死他。 

     “所以,你叫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六道骸知道了事情也想不出这件事找他有何用?他又不是医生,虽然担心,但是又不会 说出口。 

     “骸,云雀现在记忆失去一部分,回到七岁那年了,我要你去保护他。 并且想办法让他恢复记忆!你先不要拒绝,我已经和复仇者联系了,你暂时有一个月时间能出来,我已经安排人去接你了,云雀既然曾经对你印象这么深刻,我想也只有你能让他恢复记忆了!对了,这笔钱给你用,密码六个7。”里包恩一口气说完这些话,扔下一张银行卡,也不等骸回答,转身从窗台跳出走了。 六道骸看着这一幕默默回忆刚才里包恩的话,只觉得当初自己同意加入彭格列是不是缺少思考。

       对手成七岁小孩子还要自己去照顾,为什么还说的理直气壮?!

       六道骸表示不理解!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