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燚

骸云【失忆梗】

三、 

       不知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走到了并盛,等到自己回过神才发现居然站在并盛中学。 用自己雾属性感知到云雀恭弥并没有在学校,也是,现在失忆了在学校也会有危险的,毕竟……想到云雀恭弥不仅是学校的风纪委员还管着并盛的 不良,如果那些人知道云雀恭弥失忆了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也不知道该说他是真的在管理风纪还是为了满足自己好斗的欲望找人打架而已,真是胡作非为的孩子啊! 突然庆幸自己和他缔结了契约,不然都不知道去哪里找人。

      六道骸不自禁想到这件事 细细感知了一下,发现那人似乎在一个自己之前并未在意的地方。 

      微微踌躇了一下,还是迈步走过去了。 感受了一下自己在外面还有多久的时间活动,想了一下没有用幻术遮掩身体。

        虽然一路上因为意大利人的脸和异色的瞳孔引起许多人的瞩目,不过六道骸都默默无视了,他不喜欢这种注视。 或者说从小已经习惯这种目光的六道骸只是在压抑心中的黑暗。

        他不想要惹出麻烦的事,毕竟现在自己没有自由而论,如果惹出麻烦,后果自己暂时无法承受啊! 

       这么想着,六道骸再次平复心情。朝着目的地走去。 难得晒着阳光,水牢里过的连日子都分不清呢。 

       来到一栋白色的房子前,六道骸说不清自己此刻内心的感受。 实话说,医院他很陌生。 长年的逃亡让的他对于医院这个治病救人的地方实在没有机会接触。

        但是那些工具!那些白衣服的人!他可是一点都不陌生! 年仅六岁的骸被家族用来做六道轮回眼的试验品,就是在一间房间被那些白衣人禁锢在手术台上,用那冰冷的手术刀硬生生地 剜去右眼,然后装入了血红色的眼珠! 至今,六道骸依旧会在黑暗中独自一人时想起那些记忆。

        冰冷的手术刀划过皮肤,总会令他难眠甚至失控! 浑身冷汗不住颤抖,犹如过去那手无寸铁的孩子只能任人宰割。 因此,六道骸这些年来其实过的并不好,即使,他摧毁了那个给他痛苦记忆和强大力量的家族,但是当年那年幼孩子内心的伤痛依旧不曾被治愈过。

        甩了甩头,怎么又想起那些事了?是周围环境么? 作为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孩子,自制力极好的他只是暗了暗眼神让自己融入其中。 刚才走神的工夫,人已经走到了医院病房的走廊,思索了一下发现里包恩没有和自己说是哪个房间,不过索性倚仗着自己与云雀恭弥 有契约,也就慢慢摸索过去了。 来到顶楼的六道骸发现云雀的地位不一般啊,居然能在这里! 

       要知道,这家医院在并盛可以说是最权威的,而能够住在顶楼,看来云雀恭弥除了武力惊人背景也不简单嘛。


 四、 

       带着淡淡的惊叹六道骸推开房门,见到的那一幕太冲击他的内心了。

       云雀恭弥自从疼痛与黑暗中苏醒,就觉得周围十分陌生。 转头那一瞬间就看到一抹金光在自己眼前晃荡,还叽叽喳喳吵个不停,刚苏醒的脑袋只觉得混乱不堪,想也不想给了一拳! 

      迪诺只是觉得是自己的错害的云雀恭弥一直昏迷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医生检查说可能失忆了,这时的他越发的自责。看到云雀恭弥的似乎终于要醒过来了,欢呼雀跃的他忘了云雀的不喜欢吵闹的禁忌,一直诉说着自己的过错。

      于是,就有了上面的一幕。 云雀恭弥抬头看到门口站了一个奇怪的发型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想要和他打一架! 

       六道骸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么暴力的云雀恭弥真的有失忆吗? 刚到就看见那出手迅速的一拳,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了吗? 云雀恭弥只觉得对方发型奇怪,却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掀开被子直接下床想要过去问个清楚,但是…… 

      “诶?!”失忆后的云雀恭弥是按照自己七岁的身体来活动,但是他本体此刻应该是15岁。 于是,悲剧就发生了。 云雀恭弥下床的那一刻因为不熟悉的缘故身体倾斜跌向地面……

        那一刻紧张的闭上了眼前,他看到门口的男人脸色大变地冲过来。 预感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睁开眼的云雀发现自己被环抱在那个人的怀中,他并没有让自己受到伤害,只是那一脸奇怪的脸色是为什么?
        云雀猜不到,只是睁着眼盯着六道骸看。 六道骸此刻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绝对不会承认,此刻盯着自己看的云雀恭弥让的自己觉得有那么一些可爱! 把怀里的人抱回到床上,心里感叹了一下,没想到能够这么抱着云雀恭弥,要是原来的云雀估计早就用拐子咬杀自己了。

        摸了摸云雀恭弥的头发,意外的柔顺啊! 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kufufufu云雀恭弥,你现在多大了?” 

       云雀恭弥很冷静,他知道现在情况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而且他也发现这个头顶奇怪发型,笑声奇怪的人对他并没有任何敌意。 听到这个问题,他有些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要问这个问题,皱了皱眉道:“七岁。你是谁?”

       诶,就问我?还有那个躺在地上的呢?! 六道骸发现就算年龄回到七岁,他依旧是任性的云雀恭弥。 只对自己感兴趣,这个认知让的六道骸止不住的开心,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呢,六道骸想到。

      “哦呀哦呀!我啊,是被某个不靠谱的人的师父叫来照顾你的,kufufufu~”一脸笑意地看着此刻乖乖坐在床上的云雀恭弥,看 着他听到自己的话直皱眉的神情,还真是可爱啊! 六道骸可能不知道自己此刻脸上的神情是不同以往的,发自内心的,真正的开心!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