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燚

骸云同居三十题 1、相拥而眠

  对于云雀恭弥而言,遇到六道骸可能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意外。血与樱交织的那一幕永远烙印在心头,以至于每年三四月看到樱花盛开的场景总会让他回想起那一年的相遇。

  在外人看来也许云雀恭弥是极度厌恶雾属性,以及六道骸这三个字在云雀恭弥面前是禁忌。然而只有他多年的属下草壁哲矢可以证明,云雀恭弥其实有多么在意六道骸。十年的相伴,早已融入对方的生活。

  睡不着……云雀放弃了继续催眠自己入睡,睁开了双眼,一片清明。

  啊,这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呢,云雀恭弥躺在榻榻米上思考,在外人看来就是发呆。六道骸出去执行一个卧底任务,然而并非六道骸招惹到了我们的云守大人,只不过缺少了六道骸的陪伴,云雀恭弥似乎难得的失眠了。

  啧,等那混蛋回来要好好咬杀一顿!内心给六道骸下了死刑,但是这一切依旧不能安抚云雀此刻焦躁的内心,缺少了六道骸的陪伴总感觉少了什么,内心似乎被挖空了一块。

  十年来,两人并没有主动公开过什么,毕竟他们很相似,只要自己舒服就好了,其他人如何看待又不在自己的管辖范围。里包恩神秘的情报网早就知道他们在一起,沢田纲吉则是依靠他那彭格列的超直感,发现这一事实之后沢田纲吉可是被吓不轻,谁能想到在他们看来是见面就开杀的两人居然是同居的情侣!简直就是原子弹在心口爆炸了!

  虽然一开始沢田纲吉确实被吓不轻,不过过了一段时间也就那么慢慢接受了,后来出任务一般都是把两人放在一起,虽然总要经过狱寺不解的目光,以及怀疑自己被掉包之类的事,但是沢田纲吉不敢说啊!一位是想要夺取自己身体的雾守,另一位云守更是自己的学长,那上位者的压迫感更是随着年龄每年都在增加,不知情的人大概要以为彭格列的首领是云雀恭弥了吧。至于六道骸,每次开会能见上一面那都要感谢他肯给面子。

  这次的任务只是需要对方的情报,这个任务是最适合六道骸的,所以沢田纲吉只把这个任务给了六道骸。云雀恭弥清楚,这种事没什么好担心的,而造成他失眠的原因也并非是担心六道骸,能和自己相媲美的程度,要是连这种事都要担心那可是对自己对手和爱人的不尊重。造成云雀失眠的原因只是六道骸不在身边。每天晚上都被八爪鱼似得六道骸抱紧,闻着对方独特的味道睡着,这对于已经习惯这一切的云雀恭弥而言就有些难以忍受了,习惯一旦形成,想要突然改掉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披了一件外套之后,云雀恭弥坐在房外的走廊,看着空旷安静的庭院思绪却在不停的发散,当回过神才发现似乎多了什么,凝神后更容易发现那是平日里最熟悉的雾……

“六道骸。”平淡的叫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kufufufu~恭弥,这次时间有点长啊。”本不该出现的人却是凭空出现在庭院,那双异色瞳正看着自己。

  云雀恭弥知道对方指的是自己发现异常的反应有所下降,万幸不是敌人来袭。对此不置可否,云雀没有回应什么,只是注视对方。

  六道骸对此已经习以为常,边向着云雀恭弥走近,一边回复:“提前完成任务,以及……提前预定机票,kufu~先见之明。”

  真自恋啊……云雀看着熟悉的人内心默默评价了一句。

“睡不着吗?恭弥。”六道骸抱起云雀走进房间,“在外面容易感冒哦~”难得的顺从,只是因为太困了,“嗯。”云雀恭弥把头靠在六道骸的胸口,听着熟悉的跳动,感觉原本消失不见的睡意一下子涌来。

  六道骸抱着人钻回被窝,看着对方已经被睡意笼罩迷迷糊糊,俯身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我回来了。”

“嗯……欢迎回来……”

  果然这习惯是改不掉了,正好,我也不想改。

  终于回到这个被称为家的地方,六道骸抱着云雀恭弥安然入睡。

 

或许,对于互相陪伴十年的他们,相拥而眠更能安抚彼此的内心。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