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燚

骸云【失忆梗】

十一 云雀恭弥在度过了两天平静的生活后开始想要找人比试身手,这几天已经足够让他能够控制好自己的这具身体。坐在靠窗的沙发上,腿上放着一本摊开的书,思绪却在不经意间发散着,说起来今天那个叫库洛姆的女孩子一直没出现呢,本来还想问些问题的,不过那个发型奇怪的家伙也好久没看见了…… 黑曜中学,经过当初一战的黑耀中学比以前更残破了,其中一间还算好的房间里传来吵闹的声音。“骸大人,身体恢复的还好吗?”库洛姆一脸担忧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六道骸,旁边的犬大吵着要把复仇者揍一顿,柿本千种则平淡的说着让犬更加暴躁的话:“你那样做只会给骸大人惹麻烦。” 无视旁边吵吵闹闹的两人,六道骸虽然脸色苍白,但是精神看上去还不错,对于库洛姆的问题,他只是微微笑了笑,“没什么太大问题,这两天恭弥那边怎么样?” “云守那边一切安好,骸大人您现在要过去吗?”女孩微笑的脸上浮现一抹担忧,或许是因为六道骸曾附身在她身上的缘故,库洛姆多少能够知道水牢对六道骸的身体造成了多大伤害,再如何强大,六道骸现在也不过是个未成年的少年罢了。 “再等等吧……”按捺住内心想去立刻找云雀恭弥的冲动,六道骸看着女孩脸上的担忧,明白自己身体还没恢复过来,现在去找云雀恭弥,可能只会把那群想要杀死他的家伙引过去,如果是平时但也不用太担心,然而……还是先恢复体力吧,不然没法应付呢。 “犬,千种。”平淡的语气叫了一下依旧在争论谁会惹麻烦的两人,立马安静下来,“骸大人!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去办吗?”犬一脸激动的看着骸,这段时间不惹事可真是为难他了。 “当然,我想犬也想活动活动了吧kufufu……”在听完六道骸的吩咐之后犬和千种消失在房间里,“库洛姆?” “啊……骸…骸大人?”女孩还沉浸在骸大人回来了有了主心骨的感觉,突然听到六道骸喊她被吓了一跳。“能帮我买份粥回来么?在水牢里待久了都快忘记食物的味道了。”骸感叹了一声。 “好的,骸大人,但是您一人……” “不用担心,我还没有弱到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重新躺床上闭着眼睛似乎在思索一些事情的六道骸用平淡的话语告诉这个为他着想的女孩他…即使尚不能发挥原来百分百的能力,但依旧不是可被人随意欺负的。 “是!”被安慰的女孩放下了内心的担忧转身离去,在女孩离开后不久,六道骸再次坐了起来。 “那边的阿尔克巴雷诺,可以出来了吧。” “Ciaos,骸。”小小的身影无声出现在六道骸面前,“恢复的很快嘛。”里包恩看着六道骸心里念叨了一声,果然不容小觑啊。 “kufufu~你来不是只为了打招呼的吧。”表面平静的聊着天,然而六道骸全身的神经早已绷紧,不能对任何人放松警惕,更何况面前的小婴儿还是总有着强大的力量。 “嘛,我只是来看看你恢复情况如何了,再说,对方快要解决事情了,那样的话,云之戒指争夺战又要开始了哦~”里包恩仿佛只是来讨论天气好坏,丝毫不在意他透露的消息是何等重要。 “你不担心吗?”六道骸避重就轻地跳过了自己身体恢复的问题,反问了里包恩一句。 “我只担心云雀再不恢复我就没有好戏看了。”抬手摸了摸嘴角的鬓发,顿了一下又道:“骸,别忘了你出水考的理由,时间不多可要抓紧。那么,我先走了,ciaow ciaow。” “只为了看戏么?”看向空无一人的窗户,六道骸逐渐放松了紧绷的神经,计划要抓紧了,不过这样才有意思啊,kufufu~ “里包恩,Xanxus那边准备开始云之战了怎么办啊啊!云雀学长还没恢复啊!要完了要完了!”沢田纲吉一脸绝望地对着自己的家庭教师哀嚎,然而在他对面的小婴儿只是淡定的端起茶喝了一口,“不用担心,阿纲,会有人去拦截他们的。你担心他们不如想想办法让云雀恭弥恢复,问题就可以从根本解决了。” “问题是这个失忆要怎么恢复啊!”啊,又是一轮新的哀嚎循环。

评论(3)

热度(14)